陈律师:0571-85265325
Previous Next

法律文书

时间:2020-04-24

刑辩律师钱列阳也因为代理刘志军案,再一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这是他继央视干部受贿案、赖昌星厦门远华案、北京副区长受贿案等几十起官司之后,再次站在公众面前,为贪官辩护。

在很多律师同行眼中,钱列阳成了一个异类。他们向钱列阳发难,与其讨论律师的伦理道德问题。一场关于职业伦理的大讨论,正在中国刑辩律师界上演。

在这些争议与批评之外,钱列阳认为,这些贪官们“虽然权力没了,但权利还在”。更深层的原因则在于:“单纯地杀掉一个贪官,对中国廉政建设并没有太大作用。”

6月9日清晨,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西门大厅里,多出了很多陌生的面孔。从他们的手中的录音笔、采访本和各式各样的口音来看,大部分是从全国各地远道而来的记者。

他们等了很久,终于等来了一个熟悉、苍老的背影:押送刘志军的警车于早上6点15分抵达法院。

他们又等了很久,却没有看到期待中的身影:“贪官御用律师”钱列阳及刘志军律师团队。

很多法律人士认为,作为一场被告为部级官员,涉及11笔总计6000余万的行贿,外加滥用职权罪的刑事案件来说,总计3.5小时的庭审时间太短。

钱列阳通过自己的微博向公众解释说:“这是因为刘志军本人完全认罪,因身体不适,要求律师庭审程序加快,故庭前会议向他出示核对证据一整天。”

尽管庭审时间很短,当事人也“完全认罪”,钱律师依然为自己的代理人争取到了辩护机会。他引用了具体的法律条文来证明涉案金额中,有4900万贿款“肯定不对”,在当前法制框架下,他认为“这不构成受贿罪”。

他还指出,民间广为流传的刘志军374套房产“也不对”,他把其中多套房产的法律责任归结到商人丁羽心身上。

庭审结束后,跟入场时一样,他再次神秘地消失。事后,很多人才意识到:钱列阳是通过特殊的专用通道进出法庭的。

难测的行踪背后,钱列阳本人并无神秘。这是一个留着干练短发的中年男子。语速快,但吐字清晰。反应快,情绪控制得好。他的办公桌上摆着一个法槌,墙壁上挂着一张写着“平实”二字的横幅。很符合他金牛座的性格。

他的确“平实”,而且慬慎。每当谈及代理人的具体案情时,钱列阳都会停顿一下:“抱歉,我是一个律师。当事人的细节,我不能跟你讲。”然后解释说:“因为所有参加刘志军案件诉讼的律师都被要求不得向外界透露案件情况。”

可以透露的细节是:钱列阳是在刘志军放弃了委托律师的法定权利后,被北京市司法局指定为刘志军律师的。在过去的十年间,他已被认为是中国最优秀的刑辩律师之一。

与今日为“坏人”辩护不同,钱列阳最早担当的是抓“坏人”的角色。28年前,毕业于警察学校的钱列阳被分配到派出所,做起了片警。

那段经历让钱列阳懂得,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也让他懂得了法理和人情之间的平衡,“打击犯罪并非法律的最终目的,要给人改过的机会”。

工作近10年后,30出头的钱列阳辞去公务,成为律师。从业18年来,他从一个骑着自行车,挎着BP机,满大街发名片的小律师,成长为如今的北京律师协会刑事诉讼法专业委员会主任。

如同周星驰在《喜剧之王》中的台词“对不起,我是一个演员”类似,钱志阳的新浪博客名字叫"我是一个律师"。

钱志阳认为,这个名字能够提醒自己,身为律师的责任所在:“尊重委托人利益,这是职业良心。个人荣誉并不重要。尽管身陷囹圄,但法律保障每一位公民均应享受的辩护权,这一点,刘志军也不例外。”

钱列阳的成名始于2003年的央视干部赵安受贿案。为央视干部代理官司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声名,从那时开始,涉案高官的家属便开始主动找他做辩护。一些官员妻子的心态是,只有名律师才配得上丈夫的地位。

从那时起,他的名字更与许多贪官紧密相连,如厦门远华公司走私案、新中国第一卖官案、江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受贿案、北京海淀区副区长受贿案

他把自己接触过的高官分门别类。第一类是心高气傲型:他们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在单位被人抓住破绽而被举报,然后纪委介入;第二类是完全按照官场潜规则游戏:比如中共绥化原市委书记马德,上下级就是买卖关系;第三类,因法制观念淡薄而导致的贪腐:这类官员大多数是省部级官员。

钱列阳并非一个特例。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高官落马数量增多,到2012年,因腐败落马的副部级以上高官已逾100人。

也正因于此,中国出现了第一批专为高官辩护的刑辩律师。一方面,他们身为法律人士,理应痛恨腐败;另一方面,在辩护中,他们也看到高官普通人的一面。

北京市律师协会原会长、北京市天达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大进曾对记者说:“刘晓庆案之前刑辩律师都是单枪匹马,这个案子找到我之后,我就在思考,是否可以组团辩护,以达到更好的辩护效果”。

李大进组织了当时北京律师界四位优秀年轻律师钱列阳、许兰亭、张青松、李肖霖组团辩护,此四人被法治媒体称之为刑辩界“京城四少”。

据业内人士透露,与官场习惯不同的是,高官家属寻找辩护律师时,首先考虑的不是律师的人脉和关系,反而是律师的辩护能力。“他们一般会找多位律师互相比对,最后才作决定。”

包括“京城四少”在内的辩护律师都没有特殊家庭的出身,都是靠业务能力和资历的积累获得高官家属的青睐的。

6月14日,北海律师团律师李金星(新浪微博@伍雷)在其微博上发表了名为“我为什么要批评钱列阳律师”的长微博。

该文主要认为庭审存在时间过短,指定辩护律师并没有对就侦查审判阶段的程序性漏洞进行狙击,同时存在配合公检法“演戏”的嫌疑。

当天,钱列阳便做出了回复:“在合法范围内求得当事人利益最大化是刑辩律师的第一责任,第一职业伦理。”钱列阳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即:刑辩律师最重要的一点是为当事人利益考虑。

此外,他还抛出一个反问:如果你是刘志军的辩护律师,你有没有比我更加好的辩护方案?

这场擂台引发了律师界的广泛关注。当天,多数律师加入微博战团,多数是在炮轰钱列阳。这也标志着一场以钱列阳所代理的刘志军案为核心的,有关刑辨律师伦理的大讨论的开始。激动的情绪之下,论战中还夹带着一些刻薄的言语甚至谩骂。

律师界对钱列阳为刘志军辩护工作的质疑主要在两点:一是钱列阳配合司法机关“演出”,让公正审判旁落,让公众的知情权旁落;二是钱列阳迎合了贪官的诉讼利益,出卖了律师的良知。更有律师指责说:刑辩律师必须做公权力的“天敌”。

6月17日,钱列阳的重要盟友、律师杨金柱抛出了《捍卫权利,毋须理由》的评论:“我们烂熟于耳的法律格言是,正义要实现,正义要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所以程序是正义得以展现的必要方式。”

钱列阳也指出了一个现象:中国有这样一个带有偏见的观点——“坏人”一无是处,大家恨不得将他们千刀万剐。可是,“坏人”也是公民。“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中的“人”,既包括“好人”,也包括“坏人”。而贪腐现象的产生,在于深层次的东西。“单纯地杀掉一个贪官,对中国廉政建设并没有太大作用。”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