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0571-85265325
Previous Next

法律文书

时间:2020-03-14

高云翔案件自从2月24日重审以来,已经开庭十多次,目前辩控双方已经胶着在“如何能够打动陪审团”上。

从目前双方的陈述角度来看,控方(检方)致力于向陪审团成员塑造女方当事人是一个“极其负责人的”好妈妈形象,而恰恰相反,辩方则使出浑身解数证明女方一直在撒谎,女方所有的“异常行为”,包括女方在KTV当中的举动,包括女方面对其丈夫时的表现,甚至包括女方的几版证词,都成为辩方的突破口。

今日(3月12日)下午,案件的结案陈词更新,辩方王晶律师和高云翔律师分别进行了观点陈述,然而让人意外的是,辩方律师首次针对之前控方曝出女方当事人的“腿部受伤照”进行了针对性反驳。

我们知道在之前的庭审当中,控方将女方当事人的腿部受伤照提供给了法庭和陪审团,从控方的陈述中,显示女方的伤处一共有四处,分别是膝盖淤青,右腿处的红肿痕迹,两处1厘米大小的红色印记,以及身体其他部位的淤青。

辩方律师在陈述了女方当事人在KTV中的异常举止(特意绕过空位子,走回王晶身边)之后,辩方律师称,王晶和高云翔在本案中没有任何愤怒……唯一愤怒的人是女方当事人的丈夫……这就难免让人怀疑女方当事人腿上淤青的来历!

同时,辩方律师称,在案发多天后,多份证据显示女方当事人每天都穿长裤,因此医生表示无法判定女方当事人腿上淤青的时间,所以辩方律师给出结论称:完全无法认定淤青就是王晶造成。

那么辩方律师的潜台词不难明白,既然不一定是王晶造成的,那么因为其丈夫愤怒,所以这腿伤很可能就是她丈夫弄出的,也就是说,其愤怒的丈夫可能对女方发生了“家暴”行为!

同时,辩方律师再度提及在KTV当中所发生的事,辩方律师称两人的亲吻不是一般的亲吻,证人称那是“激情热烈的法式亲吻”。

显然我们都知道“法式亲吻”有多热烈,因此辩方律师特意提及这一段证词,显然是让陪审团慎重考虑女方的话语。

另外,辩方律师还用女方当事人第一版证词反驳,辩方律师称第一版证词当中,女方都“承认了当晚没有人侵犯其下体”,而这样不准确的话语,在第一版证词中层出不穷。

而且,辩方律师提请陪审团成员注意女方当事人的“谎言”,称“(高云翔和王晶)的命运就在你们手中”,他们非常尊重陪审员,每一次陪审员进出法庭的时候,两人都会起立致意,由此希望陪审员能够对他们做出“无罪决议”!

最后,高云翔的辩护律师也是同样指出了女方当事人的若干“证词矛盾”之处,最后还抛出了一个新证,称女方在中国的父亲认识高云翔,女方还私下尝试赠送高礼物,这使得高云翔的形象与女方在证词中所描述的相差甚远。

由此,辩控双方的结案陈词基本都已陈述得差不多了,至于陪审员到底更相信哪一方,还需要拭目以待,不过如果这次陪审员再不尽快做出决议的话,那么案子会拖的更久……而此前媒体报道,这个案子距离最终出炉审理结果还需要四周时间。

而且目前,法庭当中的咳嗽声此起彼伏……就连法官都加入了“咳嗽”队伍,随着澳洲“疫情”日渐严峻,这件案子貌似也需要更快的得出结果。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