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0571-85265325
Previous Next

婚姻家庭

时间:2020-05-31

王某勇将自己的银行卡出租给他人使用,因租金纠纷将银行卡挂失并补办新卡,而后将他人存在卡内的100余万余转出。受害人报案后,公安机关以王某勇涉嫌盗窃罪将其刑事拘留,而后逮捕。后检察机关以王某勇犯盗窃罪向人民法院提出公诉。

王某勇亲属依法委托河北杭天律师事务所冯志明律师担任辩护人。辩护律师经会见被羁押的被告人、查阅全部卷宗,并经河北杭天律师事务所刑事辩护团队集体研究,辩护人冯志明律师向法庭提出被告人王某勇不构成盗窃罪的辩护意见。

辩护律师认为:1、被害人王某因租用取得建行卡之后,仅仅是取得了该银行卡这张卡片的占有权、使用权。基于持卡人王某勇告知其该银行卡的密码,王某可以使用该银行卡进行资金转入转出操作。从法律意义说,王某勇将银行卡交付王某并告知其操作密码的行为,实质上是一种授权行为,授权王某可以用自己名义对该银行卡进行业务操作。事实上,受现行严格存款实名制的规制,王的操作权是有限的。他无权行使对该银行卡进行挂失、修改密码、更换新卡等只能由持卡人行使的权利。

2、受害人王某并不因为占有他人名下银行卡并知晓密码而取得该银行账户上金钱的所有权。该银行卡上的金钱,法律上任何时候都只能属于持卡人王某勇所有。比如,假设被害人王某勇租用该建行卡期间,司法机关因对持卡人王某勇采取强制执行措施,将受害人王某转入其中用于自己业务经营的金钱强制划扣,王某不能向司法机关主张其享有该金钱的所有权,不能要求司法机关将相应款项返还给他。此种情况下,王某只能依据他和王某勇之间的租用银行卡协议,以及他本人向银行卡转入金钱的事实,要求王某勇返还不当得利。

3、王某勇将建行卡挂失、换卡、消费以及转出款项的行为,法律意义上是对自己银行账户的操作,是对属于个人所有的金钱进行处置。其处置个人所有的金钱,不可能构成盗窃罪。

4、王某勇将建行卡挂失、换卡、消费、转出款项的行为,完全是银行个人业务规则许可的行为。该行为不具备盗窃罪要求的秘密性。即使受害人王某在身边,他也没有任何合法手段阻止被告人的上述行为。

5、王某勇基于租用合意将建行卡交给受害人王某使用之后,在他违反双方约定不允许王某继续使用该银行卡的情况下,基于王某实际转入该银行卡金钱的事实,双方之间的法律关系是民法上的不当得利之债。基于债的关系,王某勇有义务将相关款项返还给受害人王某。但这种民法上的不当得利之债和刑法上盗窃罪要求的非法占有不是同一法律关系,不能混淆。无论其主观意思如何,被告人王某勇对于自己银行账户中的金钱任何情况下都是合法占有的。

6、王某勇挂失建行卡的行为,实际上是用自己的行为不允许受害人王某继续使用自己的银行账户。此时,基于不当得利之债的法律属性,他有义务将该不当利益返还给对方。返还之前,应当保持偿还该债务的能力。因自己的过度处分行为,导致不能履行偿还不当得利之债义务的情况下,可能涉嫌侵占罪。

经开庭审理,人民法院依法采纳了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认为王某勇的行为不构成指控的盗窃罪。该行为涉嫌侵占罪,但侵占罪告诉才处理,本案中受害人没有告诉。依法裁定:终止对本案审理。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