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0571-85265325
Previous Next

婚姻家庭

时间:2020-06-01

相信每个行业有每个行业的压力,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虽未涉足其他行业领域,但常常耳闻目见,不禁感概律师职业的心理承受力似乎非同寻常并且异常独特。

律师职业不同于其他职业,个体的成长需要经历一段特殊的时期,即法定实习期,然后需要经历跟随执业经验丰富的老律师学习执业基本技能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会逐渐练就律师所需要的法律思维,然后伴随着阶段性的摸索、探寻,最后逐渐走向成熟和独立执业。

律师职业是否需要承受心理压力?我想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在提出这样一个设问的同时,有的人或许会问律师到底需要承受哪些心理压力?根据压力来源的不同,我想无非可以作出如下分类:

第一类:首先是业务技能本身的压力。比如在接手某件案件后,理清某些繁杂的法律关系和如何搞清楚某些剪不断理还乱的事实认定问题,常常会让我们焦头烂额。

第二类:来自服务对象客户方面的压力。如果律师在接手客户的案件后无法对案件作出准确的分析、判断,并对案件的走向有一个大体的认识,这时客户恐怕会质疑律师的能力,以至对律师失去信任。

这一点对一个律师来说是压力巨大的,我们在面对他人质疑的情况下,常人都会感觉压力充塞身体的每个细胞。或许有时案件的法律关系和事实认定问题不是客户关心的问题,客户将案件委托给你后,他可能仅仅关注案件的结果。如果案件的结果令人满意,大家皆大欢喜;如果案件结果糟糕,那么,有的客户会直接说你律师的能力不行,这对一个律师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了。

第三类:来自其他第三方的压力。我想这个其他第三方我们可以采取狭义的界定,对于律师个体来说我们完全可以将其界定为我们需要说服的法官、检察官或者警察。

有的案件的输赢可能关系到客户(被告人)的“生死存亡”,这个时候律师个体在面临上述两种压力的同时,还面临说服法官、检察官甚至警察的压力。或许单纯地说服法官、检察官甚至警察通过一定方式很容易搞定,但如果遇到一个对案件早已有了倾向性或者对案件早已先入为主,固执己见的法官、检察官甚至警察时,在你费尽周折,付出大量辛苦却发现根本说服不了他们时,你所面临的心理压力一定会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有的时候你还会遇到有的刑事案件被告人明明是无罪的,但是,辩护人因为辩护盲点或者业务技能等方面的原因,硬生生让被告人认罪,进而放弃法庭的交叉询问和举证、质证,在法庭辩论阶段大肆阐述初犯、偶犯、立功、自首等无效辩护的量刑情节时,由于案件事关被告人生死,而被告人又极有可能因为蒙冤入狱,作为同行,你会不会有巨大的心理压力?!

面对上述最为朴素的心理压力,可能是每一个成熟、独立并一路走来的律师再熟悉不过了的,但作为刚入律师行业不久的青年律师可能一时无法体会,也或许当他们刚有体会这种压力的机会时,就因为脆弱的心理承受力而选择了逃避或者转行。

从某种意义上说,律师个体所需承受的心理压力,也最终导致了律师行业的“物竞天择”和“适者生存”,这或许可以解释律师行业为何淘汰率如此之高的原因。

当然,律师个体的成功有多种衡量因素,我们不排除有不需要承受任何心理压力,照样取得事业成功的律师个体的存在。但我想绝大部分成功的律师个体都是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摸爬滚打出来的,也许也唯有这种方式才最能让人体会律师职业的独特价值和魅力。

既然律师个体的成功需要面临各种压力的反复折磨和考验,那么,我们这些,并顺利完成理想的蜕变呢?

我首先说一点题外话,我常听到有的青年律师抱怨自己为何工作很辛苦,花费在工作上的精力也足够多,但得到的回报(主要指物质回报)却少得可怜,以至无法满足心灵上的平衡。

我想说的是在传统的律所组织架构下,这几乎是青年律师在执业初期面临的第一道压力,就是因为这样的压力导致了很多青年律师放弃了喜欢的律师职业,也使得很多尚未入行的青年律师对律师行业望而却步。

其实,破解这第一道压力的方法很简单---正确理解你所谓的付出与工作成果的关系。当成手的老律师将工作交予你完成时,因为你刚接触行业,还是一个十足的门外汉,你费劲力气,花费大量时间,好不容易完成别人交办的任务,自己以为付出很多,但你完成的结果对于任务的交办者而言没有任何价值,你的工作成果没有价值,最终决定了只能给予你与工作成果相匹配的物质回报。

通常而言,正常的商业运营和劳资关系,任务的交办者在乎的只是工作成果本身,而不会考虑承办人之于任务本身所投入的精力,所以,这时如果你将大量时间放在喋喋不休上,远不如赶紧提升自己的技能和办事能力,以求得高质量的工作成果,当你能够高质量地完成工作时,你之于任务的交办者而言就是有价值的,你有价值当然就会换得与你本身价值相当的物质回报,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律师职业的成长特点犹如学徒跟师傅学习,入行初期我们需要将大量的精力投入到学习和积累经验当中,而不能在乎物质方面的得失。我们需要抓住一切可以学习的机会去努力追求成长,同时,还需要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来抵御来自四面八方的责难:要想过些像人的日子,就要拿出敢于先过一些不像人的日子的勇气。在这种过程当中我们需要越挫越勇,而不能优柔寡断,患得患失。如果你能长久地在这种环境下严格要求自己,经过一定的阶段性规律,你一定会发现自己有意想不到的进步。

当青年律师能够逐渐独立执业的时候,才会慢慢体会到我上文所说的各种压力,回头想想,应对那些压力似乎也不算难事。

面对业务技能的压力,对青年律师来说能够时时保有一颗求知、进取的心态是很重要的。我们要不断地保持自己大脑知识储备的更新,要勤于学习大量专业和非专业知识,我们在平时承办的业务当中要注重培养自己的分析判断能力和律师所需的法律思维能力,日积月累下来,这种案件本身的压力会逐渐化解于年轮当中。

面对客户本身的压力,需要我们律师个体具备敏锐的洞察力,哪些客户是属于我们的客户,哪些客户是不属于我们的客户,要搞清楚属于和不属于的界限和判断标准问题。搞清楚这个问题之后,剩下很关键的问题就是我们与人打交道的能力的修炼问题了。法律是社会规则的学问,人无疑是规则最得力的执行主体。处理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律师成功执业的关键问题,当你能够运用人的交往智慧,妥善处理好与客户的关系问题时,来自客户本身的压力某种程度上会发生转移,有的时候与客户做好沟通,不仅不会有压力,反而会给你很多动力,也会直接刺激你处理案件的灵感,创设出更好的思路。

面对法官、检察官或者警察的压力实际是很难控制的,这个时候能够承受住压力的很好办法:

因为将来出现一份错误的判决,律师工作确有纰漏,律师吃不了兜着走。但如果律师该做的工作已经全部做到位,并且律师在法律关系和事实认定的判断上没有任何问题,那么最终结果就起码能够对得起自己的专业操守与职业素养。

律师作为人自有良心、德行,但正如田文昌大律师所说,律师既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在某些容易让人产生情感依赖的案件中,律师要保持一种既同情又超脱的情怀。这时候我们要从案件本身解脱出来,对待结果坦然面对之。

上面说了这么多的问题,其实归根结底来看,青年律师承受各种心理压力最重要的法宝就是心态和认识的问题。

我们需要一颗强大的心,一颗坚定不移的心,一颗能够忍辱负重的心,一颗外圆内方的心,一颗拥有强大自信的心。同时,我们还要对律师职业甚至法律职业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如果青年律师能够认识到上面这些关键问题,并矢志不渝的话,定会取得事业上不错的成就,也会获得良好的发展空间和不错的社会评价。

我是一名青年律师,入行的蹉跎是我已经走过的路,通往独立执业是我走过的路,做一名“好”律师是我正在走的路。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