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0571-85265325
Previous Next

劳动仲裁

时间:2020-04-09

原标题:爱奇艺用户、收入、成本、现金流数据造假?律师:这次做空报告不如瑞幸夯实 ...

继瑞幸咖啡之后,4月7日晚,中概股明星公司爱奇艺也“收到”一份美国做空机构浑水和Wolfpack Research的做空报告,指控爱奇艺财务方面存在造假,该公司曾针对趣头条也曾发布做空报告。

随后,爱奇艺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其披露的所有财务和运营数据均是真实的,符合监管要求,对于所有不实指控,坚决否认,并保留法律追诉权力。

某知名券商律师王铭(应采访者要求匿名)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分析称,此次报告不如瑞幸夯实,多为会计层面的问题,难对爱奇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浑水机构报告发布后,爱奇艺股价跳水一度跌逾10%,但在强势回应之后,股价最后报收于17.70美元,较开盘价上涨3.22%。

WolfPack Research在报告指出,爱奇艺最主要的问题是虚增用户数、虚增收入,同时为了掩盖虚增收入的事实,又采取了虚增成本的手段。

虚增用户数方面,WolfPack Research认为,爱奇艺宣称的用户数据比实际的高42%-60%。主要依据,来自于两家可以进入爱奇艺后台系统的广告代理公司提供的监测数据。

根据爱奇艺过往的报告,WolfPack Research测算出,爱奇艺35.6%用户分布在中国19个一线城市。2019年10月披露的DAU为1.75亿,这意味着中国一线城市的DAU为6229万(1.75亿x 35.6%)。

通过这两家公司,WolfPack Research拿到了2019年9月其中四天(三个工作日与一个双休日)的19个城市监测后端数据。数据显示,这四天爱奇艺平均日活跃用户是2470万,远远低于6229万,减少幅度高达达60.3%。

其次,WolfPack Research还在爱奇艺热度指数发现合乎其用户造假的证据。热度指数分析中,有一项指标为用户的地域分布,他们认为,热门节目流量高峰过去后,用户分布应该与人口大省排名趋于一致。但是,WolfPack Research发现,在热门综艺中,人口较少的地区,例如澳门、海南、西藏、内蒙古,却有较高的热度值。“人口如此少的地区,几乎不可能产生足够的自然流量来达到爱奇艺的热量指数榜首。这些异常的模式表明,爱奇艺采用了一些方法来提高用户活跃度以及点击量。”

第三,浑水引用了第三方咨询公司QuestMobile的数据。QuestMobile在2月发布了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战疫”专题报告,活跃用户数据也远小于爱奇艺公告的数据。

该报告显示,爱奇艺的平均移动DAU在2020年春节的前10天仅为1.262亿,而爱奇艺声称的平均移动DAU为1.8亿。

“瑞幸咖啡的做空报告,有着大量实地调查直指销售收入造假,但是这份爱奇艺的做空报告的力度要小得多。”王铭说:“较为严重的实体指控即为虚增用户数。”

“从重要性来说,虚报用户数和虚增收入是最重要的指控,但从可靠性来说,虚报用户数的结论不太可靠。第一,匿名广告公司信源存疑,无法核实;第二,爱奇艺公开的统计口径和广告公司的口径很可能存在出入,一线城市的范围可能有差别,日活的判断标准可能也不同,比如一个统计了19个城市,一个统计了10个城市,那数据差一半也属正常;第三,取样太少,可能波动比较大。”

但是,实际上,单月日活很难去衡量全年平均数据。从在线视频日活的变化趋势来看,增长曲线呈现螺旋式波动交替式行情。

相关传媒研报指出,独播优质内容对于 MAU、付费会员的拉动效果最为显著:例如,《我是歌手 2019》在芒果 TV 播出后,其 DAU 迎来明显上升;《青春有你》在爱奇艺播出后,其 DAU也迎来明显增长。当月的爱奇艺表现,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很难形成有利的证据。

“当然,我更关心的是那两家据称可以进入爱奇艺后台系统的广告公司,他们的行为不仅必然违反了与爱奇艺的合同约定,同时也可能触犯《刑法》关于保护商业秘密和个人信息的条款。”王铭最后补充道。

WolfPack Research认为,爱奇艺将其2019年收入增加了约人民币80-130亿元,即27%-44%。爱奇艺2019年公告的收入是约290亿元,但其实可能只有约160-210亿元。

主要理由是,爱奇艺收入来源的一大部分是所谓的“版权置换”(易货交易),即用爱奇艺持有的版权去交换其他平台的版权。爱奇艺在计算收入时,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任意设定他们换来的节目版权的价值。

相关报告中显示,爱奇艺过去两年电视剧集每集计算的交易价格分别为7.9万元和6.4万元。WolfPack Research认为过高,他们与一位爱奇艺前员工交流中获悉,通常一集电视剧的版权费为1000元-5000元(非独家),即使是热门剧最高单集不超过2万元(非独家)。即使以最高2万计算,如要达到2018年、2019年财报上的版权置换收入,爱奇艺需要达到剧集数量分别是中国所有制作公司制作的电视剧集总数量的3.9倍和3.2倍。

此外,报告还认为,爱奇艺从上市前开始虚报递延收入(用户预付的会员费)。WolfPack Research称其拿到了爱奇艺的子公司在上市前的“中国信用报告”,与爱奇艺招股说明书相比, WolfPack Research发现爱奇艺向SEC报告的递延收入在2015、2016和2017年分别夸大了261.7%,165.5%和86.2%。WolfPack Research认为爱奇艺在上市后持续虚报金额。

WolfPack Research还在报告中表示,爱奇艺还在会员费上做了文章。WolfPack Research去年对1563名爱奇艺VIP会员进行调查,结果显示31.9%的用户为联合会员,即通过小米、京东会员同步共享爱奇艺会员。但是,在财报上,爱奇艺将联合会员的总购买金额纳为收入,然后将用户付给合作方的会员费作为费用开支计入成本。WolfPack Research认为,联合会员计划使爱奇艺增加收入,并消耗不存在的现金。

爱奇艺成本存疑方面,天象娱乐与的交易均遭到质疑,一方面天象互娱并非优质资产,且陷入版权纠纷,3亿元收购为“天价”,而4.58亿元购买2018年的《猎毒人》《如果岁月可回头》的版权,价格也远高于市场行情。此外,爱奇艺与当代明诚合资成立的爱奇艺体育,WolfPack Research认为,爱奇艺称其投资了7.26亿元,但实际只出了3760万元。

“除了虚增用户数外,其他的各项指控,包括置换版权的价值估计、双会员的入账方式、递延收入的变化趋势、现金流的计算等,其实都是会计层面的问题。”王铭说道,“虚报收入里面,爱奇艺用了特殊的记账技巧相对可信,但是该行为本身并不一定违法。”

“至于爱奇艺以高于市场行情价的收购公司及版权,在影视行业寒冬之前,这样一掷千金的豪举并不罕见。除非有爱奇艺实际没有支付这么多钱的实质证据,否则也很难对爱奇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