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0571-85265325
Previous Next

劳动仲裁

时间:2020-05-31

侵权责任是民事主体侵害他人权益应当承担的法律后果。草案第七编“侵权责任”针对侵权领域出现的新情况,吸收借鉴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对侵权责任制度作了必要的补充和完善。此外,草案第二编“物权”在现行物权法的基础上,结合现实需要,进一步完善了物权法律制度。

第七编第一章规定了侵权责任的归责原则、多数人侵权的责任承担、侵权责任的减轻或者免除等一般规则。并在现行侵权责任法的基础上作了进一步的完善:一是确立“自甘风险”规则,规定自愿参加具有一定风险的文体活动,因其他参加者的行为受到损害的,受害人不得请求没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其他参加者承担侵权责任(草案第一千一百七十六条第一款)。二是规定“自助行为”制度,明确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情况紧迫且不能及时获得国家机关保护,不立即采取措施将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受害人可以在保护自己合法权益的必要范围内采取扣留侵权人的财物等合理措施,但是应当立即请求有关国家机关处理。受害人采取的措施不当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草案第一千一百七十七条)。

关于损害赔偿,第七编第二章规定了侵害人身权益和财产权益的赔偿规则、精神损害赔偿规则等。同时,在现行侵权责任法的基础上,对有关规定作了进一步完善:一是完善精神损害赔偿制度,规定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侵害自然人具有人身意义的特定物造成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精神损害赔偿(草案第一千一百八十三条第二款)。二是为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提高侵权违法成本,草案增加规定,故意侵害他人知识产权,情节严重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相应的惩罚性赔偿(草案第一千一百八十五条)。

同时,草案在现行侵权责任法的基础上作了进一步完善:一是增加规定委托监护的侵权责任(草案第一千一百八十九条)。二是完善网络侵权责任制度。为了更好地保护权利人的利益,平衡好网络用户和网络服务提供者之间的利益,草案细化了网络侵权责任的具体规定,完善了权利人通知规则和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转通知规则(草案第一千一百九十五条、第一千一百九十六条)。

关于各种具体侵权责任。第七编的其他各章分别对产品生产销售、机动车交通事故、医疗、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高度危险、饲养动物、建筑物和物件等领域的侵权责任规则作出了具体规定。并在现行侵权责任法的基础上,对有关内容作了进一步完善:一是完善生产者、销售者召回缺陷产品的责任,增加规定,依照相关规定采取召回措施的,生产者、销售者应当负担被侵权人因此支出的必要费用(草案第一千二百零六条第二款)。二是明确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的顺序,即先由机动车强制保险理赔,不足部分由机动车商业保险理赔,仍不足的由侵权人赔偿(草案第一千二百一十三条)。三是进一步保障患者的知情同意权,明确医务人员的相关说明义务,加强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对患者隐私和个人信息的保护(草案第一千二百一十九条、第一千二百二十六条)。四是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增加规定生态环境损害的惩罚性赔偿制度,并明确规定了生态环境损害的修复和赔偿规则(草案第一千二百三十二条、第一千二百三十四条、第一千二百三十五条)。五是加强生物安全管理,完善高度危险责任,明确占有或者使用高致病性危险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草案第一千二百三十九条)。六是完善高空抛物坠物治理规则。为保障好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草案对高空抛物坠物治理规则作了进一步的完善,规定禁止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同时针对此类事件处理的主要困难是行为人难以确定的问题,强调有关机关应当依法及时调查,查清责任人,并规定物业服务企业等建筑物管理人应当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防止此类行为的发生(草案第一千二百五十四条)。

草案在现行物权法规定的基础上,作了进一步完善:一是明确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期限届满的,自动续期;续期费用的缴纳或者减免,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办理(草案第三百五十九条第一款)。二是完善农村集体产权相关制度,落实农村承包地“三权分置”改革的要求,对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相关规定作了完善,增加土地经营权的规定,并删除耕地使用权不得抵押的规定,以适应“三权分置”后土地经营权入市的需要(草案第二编第十一章、第三百九十九条)。考虑到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和宅基地制度改革正在推进过程中,草案与土地管理法等作了衔接性规定(草案第三百六十一条、第三百六十三条)。三是增加规定“居住权”这一新型用益物权,明确居住权原则上无偿设立,居住权人有权按照合同约定或者遗嘱,经登记占有、使用他人的住宅,以满足其稳定的生活居住需要(草案第二编第十四章)。据新华社

民法典草案在高空抛物坠物问题上有两大进步,一是明确了物业服务企业的安全保障义务责任;二是明确需要有关机关介入调查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犯罪嫌疑人)。

“值得高度肯定的是,民法典草案还为社会关注的一些问题提出了更好的法律解决方案,比如高楼抛物致人损害案件。”青岛科技大学法学院院长王金堂教授表示,原《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七条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有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这一规定尽管能够解决受害人的赔偿问题,但是也使得无辜的居民可能无端成为“被告”,而真正有能力预防和惩罚此类现象的物业公司及公安部门等主体却“置之事外”,从而引发诸多困扰。

民法典编撰过程中对这一问题做了更科学、更人性化的规定。与原《侵权责任法》相比较,民法典草案在这个问题上有两大进步,一是明确了物业服务企业的安全保障义务责任,避免了类似案件中物业企业作为旁观者的不合理现象;二是明确规定发生建筑物抛掷物品致人损害案件,需要有关机关介入调查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犯罪嫌疑人),结合前期公安部等部门的相关规定,建筑物抛掷物品致人伤害或死亡案件发生后,公安部门需要作为刑事案件立案侦查。这样就使得该类案件极有可能通过先期侦查程序找到真正的侵权人。通过上述努力未能查明侵权人,从而还需要就受害人损失进行补偿的,再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从而为受害人提供了兜底性的法律保障。在这一问题的处理上,民法典草案充分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立法理念和在民事立法领域实现社会治理现代化的价值追求,值得充分肯定。

侵权责任编草案在“通知规则”和“红旗原则”基础上补充了“反通知规则”,给了疑似侵权的网络用户抗辩的机会。

草案针对互联网侵权规定了“通知规则”,即“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连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受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另外,对显而易见的侵权行为更要主动加以遏制,被动等待通知都是不允许的,这就是“红旗原则”的体现。

侵权责任编草案在“通知规则”和“红旗原则”基础上补充了“反通知规则”,即网络用户接到传送的通知后,可以行使反通知权,向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交不存在侵权行为的声明。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声明后,应当将该声明传送发出通知的权利人,在转送声明到达权利人后的合理期限内,未收到权利人已经投诉或者提起诉讼通知的,应当及时终止所采取的措施。该规定未对合理期限进行具体约定,但给了疑似侵权的网络用户抗辩的机会。

丁慧芬律师认为,用声明进行自我辩解,否认侵权事实,出现此类情况说明对是否发生侵权事实产生了争议,而互联网平台无法自主做出判断从而需要侵权纠纷双方通过进一步的投诉和诉讼方式解决争议,平台给合理时间让权利人去启动维权程序,若无进一步举动则及时终止所采取的措施,相对于“通知规则”而言“反通知规则”可以平衡争议双方的权利,让被投诉的用户有申辩的机会,防止有人利用“通知规则”滥用权利导致网络用户的基本权利无法实现。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