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0571-85265325
Previous Next

社会法制

时间:2020-05-12

2019年10月11日,“两高三部”共同发布了 《关于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认罪认罚指导意见》”),以求精准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全面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同时推动刑事案件繁简分流、节约司法资源,具有很重要现实意义。但需要明确的是,我国的认罪认罚制度应区别于美国的便诉交易制度,在公诉机关提起公诉之前,犯罪嫌疑人在认罪认罚具结书(又称认罪认罚协议书)上签字的行为只能作为其定罪后的量刑考虑,并不能以其签字就对其犯罪就盖棺定论,必须坚持“审判中心主义”,任何犯罪嫌疑人未经人民法院生效判决前不得确定有罪。

根据《认罪认罚指导意见》第31条的规定:“犯罪嫌疑人自愿认罪,同意量刑建议和程序适用的,应当在辩护人或者值班律师在场的情况下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具结书应当包括犯罪嫌疑人如实供述罪行、同意量刑建议、程序适用等内容,由犯罪嫌疑人、辩护人或者值班律师签名。”认罪认罚具结书上不仅要有犯罪嫌疑人的签字,还要有辩护人或者值班律师的签字,值班律师并非犯罪嫌疑人的辩护人,其作为犯罪嫌疑人自愿认罪认罚的见证人无可厚非,那么作为犯罪嫌疑人的辩护人在具结书上签字又代表着什么呢,其后果如何?为说理的方便,也为能更好地展现辩护律师的工作职责,笔者在此特将辩护人限定为辩护律师。

辩护律师在认罪认罚具结书上签字代表着什么?司法实务界似乎都会异口同声地回答:“仅代表对犯罪嫌疑人自愿认罪,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的过程的见证,不代表任何与辩护律师相关的任何辩护意见,不影响辩护律师在庭审过程中辩护权的正常行使,辩护律师可以继续做无罪辩护。”笔者坚决反对这一观点,实在搞不清楚,这是什么逻辑思维能够支撑这样的观点。相反,笔者认为,辩护律师必须拒绝在认罪认罚具结书上签字。注意,这里用到的是“必须拒绝”,而非“无须”或者“可以”,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我国《律师法》第2条规定,律师律师应当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作为受托人,辩护律师在行使辩护权时无论何时均不得从事损害或者可能损害委托人合法权益的行为,相反,应当以较犯罪嫌疑人更为专业的法律知识,更为独立的辩护权勤勉敬业以维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更是将辩护律师的职责予以明确:“辩护人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益。” 换句话说,刑事诉讼法所赋予的辩护律师的独立辩护权也是义务和职责,不论是在刑事案件的任何阶段,辩护律师工作的核心就是维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因此,辩护律师的辩护权并非无限制的独立,本质上其作为受托人,必须勤勉敬业维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

当事人自愿认罪签署认罚具结书本身就是有损其合法权益的。不论有无经过法庭审理,在公诉机关提起公诉后,一份认罪认罚具结书必然让审判人员产生先入为主的观念,这种先入为主会持续到整个审判过程中,而一旦先入为主,相信以一般常理很难再行推翻,更不用提认罪认罚案件的审理程序简单,更不利于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辩护律师,对于当事人在从事可能损害其合法权益的行为时不予阻止已经是违背职责,更不用说去进行见证。

一旦当事人坚持己见自愿认罪,自愿签署认罪认罚协议书,辩护律师怎还会竭尽全力为其辩护?这不是勤勉尽责的问题,而是不再有那么坚持。况且,当事人自愿认罪就真的是有罪吗?并不必然。司法实务中有很多的假想犯,当事人误以为自己有罪,或者是徘徊在罪与非罪的边缘,或者是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而进行认罪。尽管由人民法院做最后的审判,可是辩护律师是不是也应该尽到提示、监督的义务,以保障法律的正确实施。

律师见证是指律师根据委托人的委托,以律师事务所和律师的名义,对律师本人亲身所见的、具体的法律行为或其他法律事实的真实性作出证明的业务活动。而对犯罪嫌疑人自愿认罪,同意量刑建议和程序适用,并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的过程进行见证不是律师见证业务的范围。

此外,犯罪嫌疑人委托辩护律师的目的并非是进行见证,而是维护其合法权益,保障法律的正确实施,即便上述签字行为对犯罪嫌疑人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过程的见证属于律师见证业务,也应由犯罪嫌疑人另行委托。

如上述所言,辩护律师在认罪认罚具结书上签字仅代表对犯罪嫌疑人自愿认罪,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的过程的见证,不代表任何与辩护律师相关的任何辩护意见,不影响辩护律师在庭审过程中辩护权的正常行使。既然该“见证”行为与辩护律师的身份无关,与其辩护权无关,只是对犯罪嫌疑人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过程的见证,那么其他律师或者公证人员也可以完成此项任务,又何必要求辩护律师在认罪认罚具结书上签字。

辩护律师一旦接受委托为犯罪嫌疑人辩护,其就与犯罪嫌疑人之间有着不可分离的关系,这种关系促使其不能也不允许对犯罪嫌疑人自愿认罪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的过程进行签字见证,而只能是在当事人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时对其进行充分的提示,并对公诉机关进行监督,认罪认罚具结书就如同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一样不需要辩护律师签字。

综上所述,为了辩护律师更加充分地行使辩护权,更加尽心竭力于辩护以在案件各个阶段充分发挥自己的辩护职能,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辩护律师拒绝在认罪认罚具结书上签字应当被支持,应当被认可,如公诉机关认为必要,可以让当事人另行委托律师或者指定值班律师在认罪认罚具结书上签字。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