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0571-85265325
Previous Next

刑事辩护

时间:2020-06-21

2020年,对于江西小伙姚策来说,昔日慷慨的生活陡然吝啬起来。先是自己查出了肝癌晚期,一纸亲子鉴定,又宣告养育了自己28年的父母非亲生。

这一连串的变故,让姚策的人生变得戏剧化。原来,一出生,姚策和另一个孩子就被医院抱错,两个家庭的命运被彻底改写。28年的错位人生,对于姚策来说,他得到的是两对父母的爱,失去的也许是规避癌症的最佳机会。

目前,姚策正在上海一家医院放疗,等待换肝手术,闲暇时间,他会在微博、抖音等社交媒体和网友互动直播。同时,家人也委托了律师,准备向当年抱错孩子的医院维权。“如果不是为了自救和向医院追责,谁又愿意直播,甚至曝光自己的生活呢?”姚策无奈地说道。

6月14日,上海东方肝胆医院附近的一处小区内,姚策正和妻子陪儿子在小广场上玩耍,一家人不时传来欢笑声。姚策是6月8日在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开始为期一个半月的治疗的,为此,一家人在医院附近租了一套房子。

坐在小广场的凳子上,和记者谈起病情,姚策并没有忌讳。在他2岁的时候,就查出了乙肝病毒携带,此后一直通过服药、打针控制。2013年,姚策的肝功能指标开始变得正常,也就是说,在姚策21岁的时候,他已经服药了接近20年。

每年都做体检的姚策,于今年2月17日查出了肝癌晚期。对于学医出身的姚策来说,他知道这个病不好治,想过放弃,甚至自杀,但是他都扛了过来。3月中旬,一家人在上海一家医院咨询换肝手术时,母亲提出可以拿自己的肝换给儿子,虽然还不满足条件,一家人仍旧做了血型检测,为未来的手术做准备。

只是,血型报告上父母的A型和姚策的AB型显得格外刺眼。妻子当着姚策的面谈及此事,姚策依然没有放在心上,而在医院工作的父母则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两人悄悄做了亲子鉴定,结果显示,姚策并非是两人的儿子。

考虑到姚策的病情,两人并未告诉姚策实情。姚策的父亲瞒着姚策,前往孩子的出生医院河南开封医专第二附属医院(现为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寻找答案,但是在医院待了半个月,他们也没有得到有效答复。直到在当地派出所的帮助下,姚策父亲通过血液对比,才找到了亲生儿子郭威,两个孩子在医院被工作人员抱错的事实逐渐清晰。

这期间,姚策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4月25日,姚策在手机上刷新闻,看到错换人生的报道,他还有点觉得不可思议,新闻中自己的照片,则让他彻底懵了。当天中午,前往父母家吃饭的姚策,当着父母的面,挑破了这层窗户纸。“从小到大,父母就很宠爱我,家人之间有啥说啥,没有代沟,突然告诉我,他们不是亲生父母,实在是接受不了。”姚策说。

很快,在姚策养父母的安排下,在河南驻马店生活的郭威加上了姚策的微信,姚策也了解到了自己亲生父母的情况:父亲下岗,母亲刚做完肝癌手术。即便如此,姚策也期待着和自己的亲生父母见面,毕竟28年没见了。

5月1日,郭威一家从河南驻马店驱车前往江西九江,两家人在众多媒体的见证下重聚。姚策给亲生父母看了自己从小到大的照片,带着他们去景点转了转,由于大家都有工作,几天的相聚后,郭威一家回到了河南。两家人的感情也在不断升温,明确表态会共同为姚策治病。

姚策的遭遇经媒体报道后,网友和身边的朋友也在问他,“要不要换回各自的亲生家庭”?姚策觉得,28年过去了,自己和郭威都有了家庭和社会圈子,不是说换就能换的,两家人现在更倾向于以后一起生活。

尽管目前不在一个地方生活,姚策还是会和河南的亲生父母天天联系,提醒母亲注意身体。最近养父母回江西上班,河南的父亲赶到上海,照顾姚策。治疗间隙,姚策一家和河南的父亲去了上海野生动物园、上海科技馆。虽然长期没有一起生活了,相处还是很融洽。

在姚策看来,错换人生幸运的是,为自己看病卖房卖车、砸锅卖铁的养父母,迎来了河南亲生父母家庭对于治疗的支持和网友的爱心捐助,家里稍微可以喘口气,自己也得到了两对父母的爱。不幸的是,生母因为有肝病,所以对孩子从小就很注意,郭威一出生接种了乙肝疫苗和免疫球蛋白,并且已经产生了抗体。自己的肝病本可以规避,但是因为抱错,并未引起重视,更没有采取阻断措施,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如今的状况。

错换人生的事情经媒体报道发酵后,姚策一家曾和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沟通,希望医院能为姚策治疗提供医疗资源,或者承担治疗的医疗费、生活费。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医患关系科主任张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医院可以按相关规定给两家6个人,每人5万元精神抚慰金。针对免疫球蛋白阻断等质疑,他表示如果协商不了,希望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

姚策对此回应并不认可,“我的病我自己治,但当年的错误是不是医院也应该有所承担,哪怕他们真觉得自己只有10%责任,也应该站出来,而不是逃避。”

姚策说,自己治病已经花了60多万元,虽然有医保,但是很多抗癌靶向药都是自费,现在每天要吃40粒药,每个月要花费治疗费、药物费10万元。后续进行肝移植手术的费用预计为120万元。眼见和医院沟通无果,姚策和养父母已经找了律师,准备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姚策代理律师周兆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该案的焦点有两点:第一,孩子被抱错本身给双方家庭造成的损害赔偿;第二,涉事医院是否需要对抱错的孩子之一——姚策的肝癌负责。

周兆成说,本案涉事医院由于“工作人员的过错,抱错孩子”导致两个家庭亲子关系受到了损害,依据《民法总则》、《侵权责任法》以及最高法司法解释等规定,当事人有权要求涉事医院给予赔偿。因此,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损害了权利人的人格利益,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就涉事医院是否需要对抱错孩子当事人之一姚策的肝癌负责,周兆成强调,本案的特殊之处在于因为姚策生母患有乙肝,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重大错误”,导致被抱错的姚策出生时没有就乙肝疾病采取相应的阻断措施,造成其2岁时便检出“携带乙肝病毒”,如今年纪轻轻又罹患肝癌,所以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应该承担起姚策肝癌治疗的责任。

在社会关注错换人生的两家人,尤其是患癌的姚策时,他也在积极自救。6年前就开通的微博,成了姚策分享日常生活和治疗心得的平台,他还定期和家人一起在抖音直播。看着各地网友的鼓励和刷屏消息,姚策也在收获感动。“最让我感动的是一个高中生,给我手写了一封信,鼓励我战胜病魔,让我觉得社会上很多素昧平生的人在关心我。”

不过,也有一些人质疑姚策。对此,姚策告诉记者,自己通过自媒体发声,目的主要是医院在没明确赔偿时,自己需要继续治疗,目前网友已经捐款30多万,自己会通过自媒体公开捐款使用情况。另外,自己也希望通过自媒体分享治疗心得,激励更多病友,一起战胜病魔。最后,则是想通过自己的事情向更多人传递正能量,希望大家能在自己身上感受到积极的态度,正确应对生活中的磨难。

“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磨难,跨过去,就会有新的成就。”在姚策看来,罹患疾病、错换人生都是对自己的考验,他希望积极治疗,尽可能延长自己的生命,回报家人的恩情和社会的关爱。

明天,也就是6月15日,是姚策过往27年的生日日期。今年的6月15日,河南的郭威一家将赶赴上海,和姚策共同度过28岁生日。“其实,郭威是6月15日出生的,我是6月16的,过了这么多年生日,终于过对了生日,而且父母都在。”姚策说。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